花卉养殖

时间:2019-03-30 17:48  编辑:海雪

  华夏民族自古以铜镜照容装,并以“镜”为文、为图、为诗。例如明朝重臣张居正所作诗文“明镜照我心,日月佑圣君”等诗词。铜镜从四千年前就已出现,历经齐家文化、商周文化、到唐朝制作工艺更是达到空前高的水平。到清早期,由于传教士从西方引进了“水银玻璃镜”到中国,铜镜才退居使用性质。但在皇家内廷却将之发展成御赏装饰品,制作并摆置于宫廷重要场所,以达到皇帝所期望的“勿忘古、勿忘本”的意义。

  《武陵藏珍》记载:远古时期,人们以水照面,铜器发明以后,以铜盆盛水鉴形照影。《尚书》《国语》《庄子》等先秦著作中,提到过古人“鉴于水”。《说文金部》释“鉴”为“盆”,因此可以说盛水的盆(鉴),就是最早的镜子。随着合金技术的出现,开始了使用铜和锡或银铅等制作铜镜的历史。

  铜镜一般制成圆形或方形,其背面铸铭文饰图案,并陪钮以穿系,正面则以铅锡磨砺光亮,可清晰照面。用于梳妆照容,大小不一,形制多样,有圆形、方形、葵花形、菱花形、带柄镜、鸡心形、钟鼎形等多种,各种花纹应有尽有。名称有日月镜、辟邪镜、仙人镜、尚方御镜、四山镜、神人镜、鸟兽纹镜、宜官镜、八卦镜、十二生辰镜等多种,林林总总,不可尽数。

  磨镜分两种。一种是使用过后的日常维护保养,另一种是制镜甫成时对镜面进行开光处理。由高锡青铜铸造而成的铜镜还只是一个坯件,表面凹凸不平,无法直接用来照面,必须用磨镜药将镜面处理至清晰可鉴的程度。至晚唐时,铜镜的铜质有了变化,用锡量由25%上下降至5%左右,铅则由5%上升至15%左右。到了宋代,铜镜的制作也告别了精工铸造,以砂型代替了泥模,这使铜镜表面粗疏,色泽变黑,经得起摔打,磨镜就更为必要。宋镜在成型后,第一次开光即应加涂反光材料,之后也需要时常打磨以便保养。明朝的《天工开物》便记载着:“凡铸镜,模用灰沙,铜用锡和,开面成光,则水银附体而成。”

  磨镜所需的材料,铅、锡、汞等等并不是寻常之物,但却是道教炼丹法中最基本的原料。于是占有了原料的炼丹方士们,逐渐进入了磨镜的市场。比如大约成书于南北朝的《上清明鉴要经》就记载:“昔有摩镜道士,游行民间,赁为百姓摩镜,镜无大小,财费六七钱耳。不以他物摩也,唯以药涂面拭之,而镜光明不常有。”

  对于磨镜,仅有研磨剂是不行的,必须要有一块很平的基准平面,使镜面与之相磨,才能使镜面达到与基准平面一样的平整、光滑。为了磨出正确镜面的几何形状,必须预先准备好一块与镜面曲率半径一致的磨盘。四裂红景天所有的研磨抛光操作都要在这方盘上进行,否则就不能保证镜面的几何形状。磨镜客做的是手艺活,打交道的却还是人。妇人喜好妆容,更是离不开一面光亮常新的铜镜。于是磨镜客便成了一个总令闺中女子期待的人物。《梦粱录》即载有:“修磨刀剪、磨镜,时时有盘街者,便可唤之。”

  在重多法宝中,铜镜的驱邪能力是最强的。古代中国人长期使用铜镜,铜镜不仅是照面的器具和工艺品,也是一种兼有多样功能的法宝。铜镜的神明妙用,首先在于它能“观照妖魁原形”。如葛洪《抱朴子》言,世上万物久炼成精者,都有本事假托人形以迷惑人,“惟不能易镜中真形”,它们一看见铜镜,也就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,于是赶快溜走。

  铜镜又成了应用广泛的禁劾物,比如古代武士甲胄的后背或前胸部位,多嵌有一块“护心镜”,一方面,镜材的铜质本身具有抵御剑矢之类武器侵害的作用,而另一方面,它们又可以发挥镇吓诸多鬼怪妖物的功能;在传统的婚礼风俗中,铜镜是使用场合和次数最多的祛邪工具,新娘穿着有铜镜的新衣上轿去婆家,人们对铜镜的使用均出于辟邪的需要。

  铜镜一般是含锡量较高的青铜铸造。在古代,最早的商代是用来祭祀的礼器出现,在春秋战国至秦一般都是王和贵族才能享用,到西汉末期铜镜就慢慢的走向民间,是人们不可缺少的生活用具。铜镜制作精良,形态美观,图纹华丽,铭文丰富,是中国古代青铜艺术文化遗产中的瑰宝。

  此镜以精铜所造,重208克,战国风格明显,经多位专家鉴定是孤品地位的藏品。镜背保存情况良好。镜面圆形,打磨极为光滑,照影清晰而柔和。色泽沈穆厚重,包浆润泽,工艺臻熟,流畅自然。正面微微凹呈斗笠形,阴刻金文,大概意思是:唯三年五月司马氏做朝明镜 家族永昌子孙永宝用。全器气息富丽华贵,鎏金灿烂,镜面于富贵之中又呈现出形制庄重、质朴自然的古来之风。此镜置于室内,光华耀目,低调奢华而满室生辉。如此满金文的铜镜造价高昂,极为难得,视野广阔,非一般小铜镜可比。

标签: 四裂红景天  

热门标签